蔚来

当前位置:主页 >>蔚来

蔚来门店购买有优惠

来源:网络|更新时间:2023-08-22|点击次数:
蔚来门店购买有优惠(蔚来es6购车优惠)

3月23日,天眼查信息显示,蔚来汽车的运营主体上海汽车蔚来有限公司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标的为110万元。

蔚来方面回应表示,双方就工作成果与收费标准未能达成一致,走了司法途径,法院对此做出了判决,蔚来完全尊重法院的判决并依法配合执行。

这宗标的金额并不大的案件背后,也折射出蔚来在门店租金方面的压力。南都记者也注意到,在另一宗涉及蔚来西安门店的诉讼中,还因为同一商场中特斯拉门店的租金更低,而出现了争论。

被判支付110万元代理服务费

一封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揭示了事件缘由。根据第一太平戴维斯物业顾问(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戴维斯公司”)与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蔚来公司”)合同纠纷一审的民事判决书,原告戴维斯公司向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希望被告蔚来公司向原告支付138.9万元的代理服务费。

蔚来门店购买有优惠

(蔚来的被执行人信息,图据天眼查)

南都记者查询判决书了解到,双方曾于2016年4月26日就蔚来汽车在中国地区的门店开发签订了《店铺开发委托代理协议》,根据相关约定,戴维斯公司要向蔚来公司推荐合适的商铺位置,介绍项目及业主方或开发商给蔚来公司。而另一条约定还显示,当蔚来公司认可并租用戴维斯公司所推荐的商铺,戴维斯公司可向蔚来公司收取相当于租赁期内1个月之平均租金的代理服务费。

戴维斯公司之后向蔚来公司推荐了上海兴业太古汇项目中的商铺,经戴维斯公司居间介绍,冠丰(上海)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出租方、蔚来公司作为承租方于2017年3月9日签订了租赁合同。根据判决书内容,该租赁合同租赁期为五年,其中第一年基本租金为106.7万元/月,第二年为122.8万元/月,第三年为138.9万元/月,第四年为155万元/月,第五年为171.1万元/月。

戴维斯公司称,租赁期内月平均租金为138.9万元,由于居间已经成功,但蔚来公司却未按约支付代理服务费,戴维斯公司多次催讨未果,因此也就有了上述诉讼。

对此,蔚来公司辩称,戴维斯公司只是向被告介绍了项目并推荐给出租方,并未在谈判中协调租赁双方需求,也未协助双方签署租赁合同,而且出租方一开始不愿意租赁,是蔚来公司人员认识出租方高层,出租方才同意与蔚来公司进行磋商。蔚来公司还表示,支付代理服务费的前提是蔚来方面认可并承租戴维斯公司推荐的商铺,但戴维斯公司推荐的方案与实际租赁的方案并不一致,由于其服务未造成实际结果,因此不同意支付这笔代理服务费。

法院查明认为,双方签订的《店铺开发委托代理协议》合法有效,戴维斯公司确实为蔚来公司与出租方的租赁提供了大量居间服务,虽然承租双方自行协商变更了部分铺位并磋商了具体租赁条件,但出租方同时也把磋商过程和签约过程及时告知了戴维斯公司,表明出租方认可戴维斯公司进行的居间。而蔚来公司未通过戴维斯公司直接与出租方签约,系其自行选择,并非戴维斯公司拒绝提供服务。因考虑到戴维斯公司未参与后期的磋商签约,因此酌定138.9万元的服务费“减少”至110万元。

南都记者注意到,蔚来公司不服判决提起了上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书显示了更多案件细节,并最终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蔚来公司要在判决生效之日起的十日内支付上述110万元服务费。

另一案件竟与特斯拉“有关”

然而,蔚来方面与戴维斯公司的纠纷,并不止上海的这家门店。

南都记者查询蔚来与第一太平戴维斯物业顾问(上海)有限公司居间合同纠纷的另一份二审民事判决书了解到,二审的上诉人上海蔚来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原审被告,以下简称“蔚来销售公司”)诉称,2018年4月8日 ,蔚来销售公司与出租房中大中方信控股有限公司西安中大国际商业中心,就涉案商铺签订了《租赁合同书》。因为居间服务费用出现分歧,蔚来销售公司提出了佣金减让的方案,但戴维斯公司不接受建议,双方就居间服务费的支付并未达成一致。

蔚来销售公司认为,戴维斯公司提供的居间服务存在重大过错,导致了自身的损失,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个所谓的“过错”,与另一电动车品牌特斯拉在同一商场的租金有关。

2017年12月5日,戴维斯公司提供给蔚来销售公司的商场租金情况显示,TESLA的租金为750元/平米/月,因此向蔚来销售公司提出了800元/平米/月的建议租价。之后的剧情迎来“神转折”,蔚来销售公司接受了戴维斯公司的建议后,却发现TESLA的租金信息与实际情况存在很大出入,并提出质疑。而戴维斯公司回应称,经核实TESLA的实际签约金额为500元/平米/月,即每平方米的月租金比上述建议价格“便宜”了足足300元。

蔚来销售公司认为,自己提出的可接受租金价格,明显高于同行业其他公司的实际承租价格,并丧失了再次报价的机会以及另行选择物业重新进行市场布局的时间。因此,蔚来方面认为,戴维斯公司提供的服务存在重大瑕疵,因为不应向对方支付全部服务费。

位于广州的蔚来Nio House。

戴维斯公司表示,蔚来销售公司发现特斯拉的租金信息有误系在租赁合同签订前的3个月,发现错误后,已经及时予以更正,并在充分掌握真实租金数据的情况下协助蔚来销售公司继续与出租房进行磋商,最终给出的租金价格除第一年租金与蔚来销售公司的第一次报价持平外,后面五年的租金均低于该价格,并增加了开业免租期、车位等优惠条件。

戴维斯公司还称,除了特斯拉,还提供了同一商场另一品牌的租金信息给蔚来销售公司参考,因此特斯拉的租金仅仅是“参考之一”。

南都记者了解到,该案的一审法院认为,对于蔚来销售公司是否需向戴维斯公司支付佣金,双方签订的《店铺开发委托代理合同》合法有效,戴维斯公司提供了大量服务,最终双方签署的租赁合同,蔚来应当支付佣金。

法院还认为,蔚来销售公司发现特斯拉租金有误是在租赁合同签订前的3个月,且发现问题后戴维斯公司及时进行了更正。因特斯拉承租商铺的租金标准仅作为蔚来销售公司承租的参考,二者在位置、品牌、面积上均不相同,且戴维斯公司也提供了其他商铺的租金标准,因此,蔚来销售公司是在充分掌握真实租金数据的情况下与出租方签约,表明租赁价格是充分谈判磋商后的结果。

法院最终认定,蔚来销售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其最终签约的租金高于市场标准,也未能证明戴维斯公司之前提供的错误信息给其造成了实际损失,因此对蔚来销售公司减让佣金的要求不与支持。根据双方合同约定,蔚来销售公司应付的服务为第一年第一个月的租金,即53.59万元。

负责二审的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同样驳回了蔚来销售公司的上诉。

高租金压力不容忽视

蔚来成为被执行人的背后,也折射出电动车品牌直营门店的租金压力。

采取直营模式的蔚来,因在国内主要一二线城市的中心地段疯狂布店,曾引起了极大关注,北京王府井Nio House 8000万元租金疑云也成为蔚来“烧钱”的“代表作”,但后来蔚来方面曾否认这一说法。

至于这次成为被执行人,也让蔚来上海门店以及西安门店的租金公开化。按照138.9万元的月租金计算,蔚来上海兴业太古汇的年租金高达1666.8万元,由于租金逐年递增,第五年的年租金更高达2053.2万元。

以蔚来为代表的一众造车新势力,大多舍弃了传统4S店的重建店模式,门店一般只承担“2S”功能,即销售与体验,但门店也承担了活动举办、车主聚会等功能。在广州珠江新城一小块核心地段内,就集合了蔚来、小鹏汽车、前途汽车等三家新势力门店。

按照一般规模4S店大几千万元的建店成本(含土地、建设、初期购车运营等成本),也只抵得上蔚来在一线城市中心地段门店的数年租金。

尽管整体仍处于亏损,但蔚来最新公布的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销售管理费用为15.46亿元,同比下降了20.5%,主营业务成本同比下降9.3%,实现了降本增效。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表示,有信心在今年第二季度实现毛利率转正。

采写:南都记者 钟键挺

标签: 蔚来

上一篇:蔚来充电桩会触电吗    下一篇:蔚来es8供电

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