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基地 第一章 大堵截背后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入冬后的宁州风光,千里冰封,万物枯荣,显得萧瑟苍凉。

    一场雪后天空放晴,万里无云,积雪开始融化,而环山公路上行驶的车辆却依然稀少,路边一排排迎着寒风摇摆的树枝上,被冻得凝固成块状的积雪缓缓掉落,堆积如垒。

    时值傍晚,交警们在哨站外冻得跟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眼巴巴不见几辆车经过,饥寒交迫,随便检查过几辆车,抱怨了几句后,就围在了暖和的屋子里吹牛打屁去了。

    嗡!嗡!嗡!

    不一会儿,地面一阵的剧烈的晃动,伴随着巨大马力的发动机的轰鸣,一听便知那是环山路经哨站通往市区却禁止通行的重型车辆经过。

    几位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值班交警们勃然色变,纷纷鱼贯而出后,却被一阵刺目夺目的灯光刺得眼睛都睁不开来,仿佛患上了老年痴呆。

    但等他们适应了那强光之后,就见三五辆矿山工程车那庞大的车体就像个桀骜不驯的暴徒,如小山一般自他们眼前强行通过,蹂躏着交警们的视觉神经。

    嘘!嘘!

    交警们愣了片刻,这才回过神来,急忙吹响了警哨,试图拦下这几辆胆敢无视交通法规的大家伙们。

    但让交警们愤怒的是,这几辆巨无霸居然无视了他们,依然没有减速,那轰鸣的发动机更是嚣张地喷出一股黑烟扬长而去。

    交警七支队三组的组长王荣光见状,此时脸都绿了,咬牙切齿地吼道:“都给我追,这帮狗曰的,简直太嚣张了,另外立即通报队长,请他在市郊区线路布网,截下这帮暴徒!”

    刹时间警笛大作,哨站的交警们驾车倾巢而出,追向了那几个沿着岔路分散而去的矿山工程车。

    ……

    就在交警们出动去追那几辆违规车辆的同时,此时一辆宝马越野自环山路的弯道驶来,在这辆宝马越野的身后,紧随着一辆集装型重卡,两辆三菱越野为其殿后,横行无阻地驶向市区的公路。

    徐临渊今年二十四岁,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毕业两年,在京城的一家外资企业上班一年,混的不如意,就回到了家乡宁州。

    宁州地处华夏西北,有山有水,煤炭资源丰富,徐临渊回到家乡经亲戚介绍,找了份工作,专门为一位煤老板负责矿山机械的维护保养,如今工作已有半年多了,因为是大学生,又懂艹作和维护复杂的矿山机械,倒也深得煤老板赏识。

    正因如此,所以徐临渊也算幸运,并没有成为那些驾驶着工程车横冲直撞,敢无视交通法规,被交警们认为是暴徒的兄弟们当中的一员。

    虽然他没有开着渣车被交警围追堵截,但现在他依然是有些提心吊胆,那辆驶到了市交区公路上的重卡,目前正在是他的坐驾。

    以徐临渊目前的驾驶技术,这辆巨型重卡开起来并不比那工程车复杂,很快能上手,但他的驾照也只是一个月前才拿到的B照,根本没有资格开这辆重卡,只因没有抵挡住老板开出的一万块奖金的诱惑,徐临渊也只好咬牙上驾了。

    这辆重卡密封的车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徐临渊并不知道,也没有资格知道,但他开车时,能感觉到这辆重卡已经严重超重,都能在公路上压出轮胎凹痕。

    而加上老板神神秘秘的布置,那么吸钱的煤矿也停工了,竟召集工程车违规开道吸引交警围堵以掩护这辆重卡,老板并亲自压阵,不去座他的那辆宝马越野,却坐在徐临渊的副座旁边,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让徐临渊开稳些,开慢些,显然这车上有老板很在乎的东西,徐临渊自然如临大敌,并有些提心吊胆,担心车上的东西是不是什么违法的勾当,一旦被警察发现,老板有钱有势的,这黑锅也就有可能由他来背了。

    “小临,呆会把车开进郊区的正华轴承厂后,还要辛苦你一趟,等卸了货之后把车交到刘老板那!”

    “行!”专注开车的徐临渊听到老板的话,只是应了一声,继续开车。

    老板叫宁国华,个头不高,四十来岁,样貌比较普通,平曰穿着也随意,比较低调,是那种扔在人堆里很难被注意到的角色,但若是熟悉和知道他的人,却没有人敢小视这位老板,此人在宁州有很深的背景,方方面面都能说得上话。

    将哨站的交警引开后,一路畅通无阻,夜色下,重卡比较顺利地驶进了郊区。

    宁国华除了叮嘱徐临渊行走线路,一路上都在打电话和熟人聊天,眼见已经到了郊区,这才收了电话和徐临渊说话,神情显得比较兴奋,眉飞色舞的,并哼起了轻快的歌曲,这更让徐临渊摸不着头脑,并有些好奇车中到底什么物什,让一向沉稳的老板这么忘形。

    当员工的,做好本份就是,不该问的绝对不能问,见副座上的老板很高兴的样子,徐临渊一路上的紧张也消弥不少,轻松了许多。

    正华轴承厂在市东郊三十里外的镇上,厂区占地面积虽大,但厂子的规模却并不大,养着一百多号职工,效益并不怎么样,但宁国华却一直在给这个厂子供煤,很少追欠款,所以关系非同一般,徐临渊也来过两次,轻车熟路。

    夜色下,正华轴承厂十分冷清,厂门口亮着大灯,十分亮堂。

    徐临渊将车开到门口,宝马越野车里中有人按响了车喇叭,立即就有三五个青年壮汉自门房鱼贯而出将大门推开让几辆车护着重卡驶入。

    宁国华没有下车,只是给站在车头不远处打着电筒的一位中年人打了声招呼后,那中年人就向徐临渊打着手势,让徐临渊将车停在厂区附近的一个塔吊处熄了火。

    “小临,你先在车上等会,我让他们卸货!”

    老板吩咐了句后,随手将口袋里的一包软中华扔了过来就下了车。

    徐临渊才点上烟,此时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后,就听到电话那边刚子那颤抖的声音:“小临,那帮交警跟嶊命鬼似的,兄弟们快顶不住了,你现在到哪了?”

    “我顺利到地方了,你们按老板吩咐好的,不用跑了,乖乖把车就停在路边就行,后面的事老板会处理的,我过一会再去接你们!”

    刚子小声问:“那好,不过你给老板说一声,我们的执照一定要给保住啊,吊销的话我们的饭碗可就砸了!”

    “放心吧,你们就在交警队那呆一会就是了!”

    徐临渊挂上了电话,也没下车,就从后视镜中看见塔吊已经启动,几位青年壮汉将勾索挂在了重卡的集装箱上并打开了车上的所有卡子开始起吊。

    轰!

    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的轰鸣声,集装箱缓缓被吊了起来,就听老板在那大吼:“轻点,稳着点……”

    集装箱被吊起后,徐临渊顿时感觉车子一轻,一位青年走到车头叫道:“小兄弟,把车往前开一开!”

    待徐临渊启动了车,按着那青年的手势开了半截后才停了下来,但随即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仿佛开山时的炸药爆炸了一般,震得人头晕耳鸣。

    “出事了?”

    徐临渊脑袋中此时嗡嗡作响,听到那巨大的声响后,立即就起了这个念头,待他平息后好奇想打开车门看看情况,突然就见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飞来,顿时浑身冒起了冷汗,赶紧又关上了车门。

    嘭!

    才关上车门,那东西就砸在了车门上,深陷了进来,车门险些被击穿,而车玻璃已经被震碎了,一阵寒风吹进车里,徐临渊打了个寒颤,也是一阵后怕。

    这里危险,赶紧离开。

    徐临渊回过神后,这车里他一刻也不想多呆,迅速打开副驾位置的车门后,就迅速掉了下去跑开了一段距离。

    此时周围灰尘漫天,就像是刚刮过一场沙尘风暴,能见度极低。

    就见那集装箱此时已经自半空掉落了下来,所砸落的位置正好是他刚才车子所站的位置,若是他没有将车开出去半截,恐怕现在他已经被砸成肉饼了。

    徐临渊心里十分感激刚才那个让他挪车的青年,救命恩人呐。

    “何为国,**的给我找来的是什么玩样,这塔吊上千吨的货物都能承受,怎么这百吨的就把钢绳弄断了?”

    集装箱掉了下来后,砸起了漫天的灰尘,也看不到老板站在什么地方,但他愤怒的咆哮,响彻了整个轴承厂。

    不过片刻,就见老板一身泥灰,仿佛刚从泥里打过滚一样,十分狼狈地从灰尘中跑了出来,一手还掐着一个中年人的衣领子,扬起手就要打人。

    那中年人此时脸色灰白,浑身在打颤,显然也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不过他还算冷静,道:“国华,此事我会给你个交待,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还是看看有没有人伤亡,否则这麻烦可就大了!”

    闻言,宁国华冷静了下来,这才冷哼了一声放开何为国。

    何为国立即对一位青年叫道:“二子,看看有没有人受伤,有的话立即送医院!”

    叫二子的青年正是刚才叫徐临渊挪车的那个人,走过去说道:“刚才起吊的时候,我让人都走开了,车也挪开了,都没事,就是李辉腿被一块溅出来的石子击伤了,是轻伤,我已经让人送到镇上的卫生院去包扎了!”

    “这就好,这就好!”

    听到只有一人受了轻伤,何为国和宁国华同时松了口气,但宁国华此时的愤怒仍没有消退,看着集装箱变了形,有两块钢板已经裂开,将里面的东西暴露了出来。

    这次宁国华没有再掐何为国的衣领,只是冷声道:“为国,我也实话跟你说了吧,这车里装的是玉石毛料,还有几十吨国家禁采的稀有矿物,以及一块不明元素类型及构造成份的化石,都十分贵重,尤其是那稀有矿物,弄不好就容易发生爆炸或辐射,我不想走漏风声,你知道该怎么做!”

    何为国愣了下,随即又是一惊,道:“国华,你哪里搞来的我也不问,玉石毛料倒好处理,但那稀有矿物和化石你必须尽快脱手,这都是危险品,否则会起大麻烦的!”

    “小临,你过来一下!”

    宁国华点点头,看向徐临渊,待他走了过来后,就从皮包里拿出两万交给徐临渊道:“小临,今天辛苦你了,刚才的事情也让你受惊了,这钱你拿着,集装箱已经坏了,我会给刘老板赔个新的,你现在就把车先交给刘老板吧!”

    本来一万的奖金,眼见老板多给了一万,徐临渊自然知道怎么做,便收了点头道:“老板放心!”

    宁国华见徐临渊丝毫没有客气的收了钱,就知道这小子不会出去乱说的,只要他过两天将东西处理掉了,就算再有人说了出去,也无关紧要了,现在东西还在他手中,他确实需要暂时保密。

    “我让陈冲陪你一块去,这车他会处理好赔偿问题,其它事情你不用管,我和交警队说好了,你家离市里还远,回头你开那辆三菱去交警大队把刚子他们接上,回家好好休息两天等到我电话后再去领渣车回矿上吧!”

    听宁国华交待完,徐临渊又回到了重卡上,检查了车身,其它地方虽坑坑洼洼的,但问题不大,轮胎也完好,除了车门子被砸了个坑,里面还嵌着一块拇指大小显得明晃晃的金属条,忽明忽暗的。

    车门已经完全变形,玻璃也碎了,徐临渊使劲拉了半天也拉不开,只好再从副座车门进来,用车钥匙启动车子。

    谁知,就在徐临渊用钥匙拧动想发动汽车时,忽然车门子边上一股电花闪烁,触电般的感觉让徐临渊浑身寒毛竖起,与车钥匙一触即分。

    然而,不等徐临渊检查哪里漏电,一阵古怪的电子合成音在耳边响起,再次让徐临渊猛然打了个寒颤,以为见了鬼!

    “警告,能量不足,无法契合载体,基地丢失,无法完成初始化……”

    “警告,能量不足,无法契合载体,基地丢失,无法完成初始化……”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